客服电话 4008 909 998 (工作日8:30-17:00)




P2P乐投提现困难 投资者讨债无门

作者:shuishan来源: 网贷汇 2017-11-20 09:06:59
原标题:P2P乐投提现困难 投资者讨债无门
  从2014年10月带着天使轮融资在清华X-lab孵化器中成立,到2016年12月底获得B轮融资,网站公告国资背景入股,中融乐投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投”)花了两年多的时间。
  然而,从捱过资本寒冬到沦为“跑路者”,乐投却只用了9个月。
  登陆乐投线上借贷平台“乐投天下”的官网,上面“平台安全运营”的计数已累加到了1106天,而事实上公司早已停摆了两月有余。自今年的8月25号开始,陆续有乐投的投资者发现提现无法到账,在咨询客服后得到的回复是“继续等待”。然而最终投资者等来的,却是乐投人去楼空。根据乐投员工从服务器后台调出的数据显示,目前平台上共有2011个账户,对应着约2011个投资人,共计9600万无法提现。
  “一开始乐投是有日产品的,就是和余额宝一样,可以每天提现,次日到账。但是今年3月份左右,平台就把日产品给取消了,全部变成了月产品。月产品的封闭期至少是一个月到三个月”,一位从两年前就开始购买乐投线上项目的吴姓投资者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P2P和“跑路”作为关联词条双双出入公众视野,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然而乐投背后所搭建起的、层层嵌套的股权结构,却使得此次乐投暴雷事件相较其他的平台跑路案例更为复杂。
  一面是称自己早已将股权转售的乐投创始人杨亮;另一面则是由于其他经济案件遭起诉,并被警方控制的现任CEO王兵。
  平台倒了,却不知道该由谁来负责,乐投投资人陷入了“讨债无门”的尴尬境遇。
  2017年9月初,杨亮成立了投资人减损小组,尽量减少投资者的损失。一位吴姓投资者告诉经济观察报,截至目前该小组已追回100多万资金。“不管是杨亮还是现有投资人都在向从前欠平台的借款人进行追款。”
   股权转让疑云
  根据投资者提供给经济观察报的材料可以看到,乐投当前的股权结构为宁波高新区中艺祥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中艺祥云)持股75%,北京乐投天下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25%。
  这一持股比例来自去年年底,乐投创始人杨亮将手上的股权转让给中艺祥云,并部分转让给北京乐投天下持有后的结果。
  北京乐投天下资产管理中心的法人代表为杨亮本人,出资人则包括杨亮、杨亮妻子丰婧和曹建平三人。在其个人微博上,杨亮表示2016年底他就已经出售了乐投公司100%的股权,其中有25%的股权保留在乐投天下资产管理中心,属于股权激励,需满三年才可兑现。但由于杨亮已于今年3月辞职,因此4月公司董事会做出决议,决定收回这25%的股份,并免去杨亮的董事职务。
  然而,此后公司的工商登记却一直没有做变更,故25%的股权一直掌握在杨亮手里,直到2017年的8月2日,北京乐投天下资产管理中心名下的25%股份才被转给杨忠爱、徐文灿二人。经查证,杨忠爱、徐文灿这两个看似和乐投毫无关系的“外人”,实则分别为杨亮的叔叔和杨亮母亲家的亲戚。而关于此次变更,杨亮本人的解释是考虑到合伙企业年检等繁琐手续所做出的决定。
  在9月25日对投资者十个问题的公开回复中,杨亮表示,“由于行业政策不断加码,成本不断攀升,经营压力和难度都在急剧上升。乐投不属于有实力的大平台,若要未来发展获得优势,则需要一个有实力的控股股东。而杨亮所找到的“有实力的战略股东”,即中艺祥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汉唐艺术品交易所的高层王兵等人。“当时王兵在汉唐艺术品交易所交易的个人资产价值号称在十亿元级别,我们那时认为新股东实力很强。因此在这种背景下,我和老股东都一致同意将乐投天下100%股权进行转让出售。”
  王兵在杨亮离职后担任乐投新的CEO。
  根据工商资料,中艺祥云成立于2016年11月9日,认缴出资额4010万元。其中上海简秀投资管理中心、上海鑫也投资管理中心两家合伙企业分别认缴出资2000万元,上海汾渭中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中艺云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认缴出资5万元。在工商系统中登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汾渭中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即该有限合伙企业的GP为上海汾渭中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中艺云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从股权结构上看是个联合GP公司,即采用所谓的双GP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从中艺云梯的股权架构向上推导,可以看到中国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在其中持股20%,而这个中国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上一层股东包括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简而言之,从宁波中艺祥云,到中艺云梯,再到中国文化艺术,最后推至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乐投共有0.0095%的国有基因。乐投所谓的“国资背景”,血脉正来源于此。
  此外,中艺祥云的实际控制人——上海汾渭中太资产管理公司,其最早的法人代表就是王兵。另据投资者提供的线索,王兵还控制了一家名为天津汾渭中太的公司。值得注意的是,纵贯股权变更迷局的王兵,却并没有出现在现有的上海汾渭中太的股东名单里。目前,该公司的股权结构为:山东金贵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北京汾睿文化发展有限公司25%、吴永东10%、戴成才10%、刘红梅5%。
  从结构上看,山东金贵发是该公司的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北京汾睿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于去年8月刚刚成立,股东也只有刘红霞和赵丙莉两人,非常类似壳公司的特征。山东金贵发再向上追溯,是受山东可林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控制的,其股东为3个自然人:刘新文、刘伟法、王新生,分别出资6741万元、50万和50万。
  值得一提的是,在投资者看来,通过上述精巧的设计和股权结构的搭建,涉事最深的杨亮、王兵二人竟均被排除在法律范畴内直接指认的责任人之外。一位郭姓投资人对记者表示,“他们就是通过这样洗白的。”
   巨额坏账从何而来
  “9600万欠投资人的钱里面,有一半都是坏账。其中一笔贷给河南某公司的就有4000多万”,吴姓投资者说,“而这些都是之前的CEO杨亮任上造成的”。
  “乐投的收益利率基本在9%到11%之间,之前做的也是车贷,我们觉得还比较正常,所以过去几年都是这么投的”,投资者表示,他们并非由于贪婪高利而自食苦果,而是基于对项目合理性的认可才进行的投资,这样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普遍被视为收益较为稳定可靠的车贷,为何会在短短一年多的经营时间里出现如此巨大的亏空?杨亮在回答投资者问题时表示,在乐投被新股东收购后不久,由于遭遇河南地区的重大被盗被骗事件,乐投汽车金融存量业务逾期迅速增加,达到了5000余万。
  “坏账里面到底有没有诈骗、侵吞公司资产等犯罪行为,这个是要警方去侦破的。但是杨亮造成了5000万的坏账,那至少是负有不可推卸的经营责任。”投资者代表表示。
  而王兵接手后,乐投进行了彻底业务转型。
  根据吴姓投资者提供给经济观察报的一份自投的产品信息,记者发现今年6月以来,平台“月月乐”项目所投的标的皆存在诸多疑点。其中,出借对象上海纵维投资管理中心、上海霁渭邮币卡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屈占利等公司或个人,均将古钱币作为抵押物;而上海派浦投资管理中心、上海东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金宠投资管理中心、郑超超等,则以日常经营收入和应收账款作为抵押物。利用这些抵押物,借款人从公司平台上合计借走3100万元。
  而进一步调查发现,上述7个借款人与时任CEO王兵之间,还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以上海霁渭邮币卡投资管理中心为例,其最终股东是杜玉山和吴永东,而杜玉山和王兵又合伙成立了天津汾渭中太企业管理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此外吴永东还是乐投公司75%的股东中艺祥云的GP公司——上海汾渭中太的10%的个人股东。
  令投资者始料未及的是,王兵因其自身的邮币业务遭到他人起诉,并于今年7月被宁波警方逮捕,其经营的汉唐交易所也因此关闭。
  一面是杨亮的“无关”,一面是王兵的“无解”,双方的推诿让投资者真正陷入了讨债无门的境地。

版权所有:中证金牛(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ICP证号: 京ICP备1201581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