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 4008 909 998 (工作日8:30-17:00)




网贷合规整改“加速度”平台上演“花式兑付”

作者:zhaolin来源: 网贷汇 2018-10-30 15:50:10

网贷合规整改进入自律检查和行政核查阶段,多地监管机构对辖区内网贷平台已展开现场检查。为保障北京市P2P网络借贷机构“三查”工作有序、公平、公正、公立的进行,北京市互联网金融协会于10月24日还宣布成立了协会自律检查纪检监察小组。

随着整改推进,网贷平台陆续宣布清出不合规业务以求符合备案要求,合规无望的平台则宣布良性退出,由此也上演了“花式兑付”:人参、药酒、农副产品、房屋等实物及股票、债权等金融资产齐上阵。

不过,虽号称“良性退出”,但投资人要拿到投资款及利息并不容易,平台顺利清出可谓前路漫漫。

进场检查

依据此前合规整改部署,网贷合规整改第二阶段序幕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拉开。10月1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天津举办P2P网络借贷会员机构自查自纠工作座谈会,指导和督促会员机构持续扎实推进自律检查自查自纠阶段相关工作。

随后,全国各地的互联网金融协会主导进行自律检查,各地金融办主导进行行政核查。10月16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官网发布“北京市启动P2P网贷行政核查工作”的文章,称北京P2P平台行政核查拟于10月中旬开始,下一步将全面展开北京市P2P网贷机构行政核查工作。

继北京之后,10月17日,贵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自律检查阶段开展现场检查的工作安排》的文件,要求各网贷机构须在9月27日前将自查报告上交至贵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10月9日至10月16日,对省内各市(州)网贷机构进行现场检查,10月17日至10月30日对贵阳市网贷机构进行现场检查。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网贷平台处获悉,北京、上海、江西、浙江、江苏、深圳、安徽、贵州等地的监管机构已经或已着手对辖区内的网贷平台开展现场检查。

江苏开鑫贷总经理鲍建富告诉记者,目前开鑫贷正按照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要求,向协会指定的自律检查自查自纠系统报送公司自查自纠进展情况。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也已经完成现场检查,会计所已经出具相关审计报告,律所的合规报告正在出具中。

杭州嘉石榴副总经理娄振发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10月17日,杭州金融办启动对嘉石榴的入场检查,并安排了专业律师事务所及会计师事务所入场开展专项审查工作。

深圳某头部平台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现在已经进入合规检查第二阶段,按深圳监管部门的时间安排,检查报告及真实性承诺书应于11月12日前向上报送。

上海某平台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10月24日有律师进场抽标检查,比较多的整改是文字表述上的,还有一些不太合规的派息方式也在做修改,以前是每日派息,现在不允许,在修改。律师进场只是形式,重点是检查标的。

合肥市果儿金融联合创始人李红燕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今年9月19日提交了自查报告,目前等待安徽省互金协会和合肥市整治办入场检查。根据安徽省互金协会自查要求,果儿金融聘请了律所和会计事务所进场检查并于10月9日前上报了律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和会计事务所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

李红燕指出,律所主要从是否符合网贷暂行管理办法、是否合法经营、债权关系是否清晰、股东背景、各项制度建设的完整性等方面层层检查,会计师事务所主要从标的资金流向及公司财务经营情况一一检查,律所和会计师事务所都会收集平台所有标的资料明细,随机抽调借款人全套资料及存管银行的资金流向,并电话借款方核对信息是否属实。

“良性出清”

随着网贷合规整改的推进,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真刀真枪”地进场抽标检查,有网贷平台陆续宣布清出不合规业务以求符合备案要求,合规无望的平台则宣布良性退出。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10月以来,有近十家平台宣称要“良性出清”。比如,10月22日,深圳网贷平台理想宝发布公告称,将在保持网站各项功能正常运营情况下,暂停目前业务、停止大额标的业务发标,直到清理完不合规大额业务,力争备案。

与理想宝同一日发布“剥离不合规业务”公告的还有晋商贷。公告显示,该平台自2018年11月1日起正式执行,每月1日执行新一期兑付,按照比例兑付金额,直至全部兑付完毕。

稍早前的10月15日,深圳P2P平台富利金发布良性退出公告,称即日起平台停止运营,保留网站及APP相关维护,停止发标,并承诺负责所有债权催收,并兜底兑付债权。

10月10日,杭州P2P平台通通理财在官网发布清盘公告,称将启动为期6个月的良性清偿计划,并承诺不失联、不跑路。

10月9日,江西P2P平台惠众金融在其官网公告,决定暂停现有业务,制定清偿计划,清偿完所有待收。同日,北京P2P平台718金融发布停业公告,称由于平台实际控制人不符合私募资金管理人不能从事P2P业务的要求,因此决定停止运营,良性退出。

鲍建富认为,自查自纠清单多达119条,涉及到前、中、后台各个部门,沟通的难度、工作量都不小,还需要经办人员非常细致,逐一核对工作进度,一项项上传材料。“有的平台能够按时完成,自然也会有平台迫于时间、成本的压力,可能无法按时完成”。

上述深圳某头部平台负责人则表示,平台自查整改难度有两方面:一是时间紧张。业务规模越大,平台自查自改的工作量也越大,每笔业务完整的资料数据都要梳理清楚;二是如果平台存在结构性问题,比如存量大额标及其他禁止项业务,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合规整改难度很大。

娄振发也表示,不排除有平台在运营及合规的双重压力下,选择主动退出或者直接未被纳入检查范围。

花式兑付

为了“良性出清”,网贷平台玩起“花式兑付”。

自深圳国湘资本“以酒垫付”之后,各类瓜果、蔬菜、木材、皮草等就登上了网贷兑付的舞台。

多年前,北京P2P平台宜投宜盈发布公告称,投资人如果急于获得还款,可以选择用皮草(衣)作为还款的兑付方式,根据不同皮草(衣)折现以抵偿还款资金。北京起源财富也曾告知出借人资金不足,但拥有价值1.33亿元的楠木木材可加工成家具。

到了最近,这种“花式兑付”更是被玩出了另一种境界。在尚未被公安定罪前,钱保姆曾声称,其股东方目前可处置的资产有辽宁森森集团抵押给上海晶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林地,市值约为3.4亿元;野山参1万根,市值约为1亿元;乾昌窖藏50年原浆酒2.6万坛,市值约为6亿元。以上资产共计价值约10.4亿元,目前的资产足已覆盖出借人的全部待还金额。

除瓜果、蔬菜、木材、皮草之外,另外一种比较兴盛的兑付方式是“债转股”。所谓债转股就是出借人的本金就此成为平台的入股基金,以后不再是平台的损失者而是股东。

从9月中下旬开始,在美上市的网贷平台圣盈信的关联线下理财平台鼎治泰达开始出现兑付危机。鼎治泰达方面给出了三种债权处置方案:追加美国上市公司股份收益权质押/转让作为保证;股权债权置换;现有债权执行延期兑付。

此外,上述公告清盘的理想宝也给出了包括“债转股”在内的多种债权处理方式。理想宝称引入第三方机构,由深圳市保兴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保兴公司”)提供担保。保兴公司的股东,深圳市佳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佳德公司”)为债权受让方,受让理想宝全部存量债权。

据理想宝公告,债转股票方面,由香港上市公司股票作为保证,股票证等相关资料将由出借人委员会、佳德公司、理想宝公司三方共同监管。保兴公司、理想金融控股公司及其主要股东两年内负责回购,回购期间按年化6%计算利息,回购时支付利息平台。

除债转股外,理想宝还提出了由担保公司垫付、债转房、某国有控股银行股权股票与债转共享充电宝资产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兑付方案。

道阻且长

“良性出清”的大旗被平台摇得“振响”,但投资人要拿到投资款及利息并不容易,平台顺利出清前路漫漫。有多家平台已宣布延期或暂停兑付,更有甚者,打着良性清盘的幌子,实则拖延时间。

10月23日,中赢金融系网贷平台好利网官方公众号发布“中赢金融董事长蔡奇来致客户的一封信”,称在6月、7月、8月三个月中,中赢共流出资金近5亿元,导致好利网陷入瘫痪风险。蔡奇来称,将实行暂停到期本金兑付的保护性措施。同时,寻求外部资金合作,继续存管银行对接。

兑付方面,钱保姆也“变过脸”。记者梳理发现,8月3日钱保姆就发布了首份兑付方案,其后几度更改计划,直至被警方立案的当天还在变更兑付方案。10月23日,根据浙江经侦消息,网贷平台钱保姆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于10月16日被警方立案侦查,警方已对钱保姆实控人及部分高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同样的剧情还在网贷平台草根投资上演过,草根投资前一晚公布兑付方案,信誓旦旦,罗列资产,承诺兜底,第二天一早,实控人便投案自首,让人目瞪口呆。

有投资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哭诉”,“我们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平台活下来,能正常兑付。至于时间久一点,只要能拿回投资款都没关系。”

鲍建富表示,良性清出面临的主要困难是,目前只有个别地方出台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规程,如何良性退出依然没有标准和规范,退出时如何保护投资者权益是考验各方智慧的最大难题。

前述深圳某头部平台负责人则表示,按照合规检查通知,平台未提交自查报告只能退出市场。今年底到明年,不能备案的P2P平台究竟怎样良性退出,行业其实尚未有成熟的办法,还在尝试摸索中。一条出路是备案工作后,市场行情好转,融资并购增加;另一条是政策方面,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也在探索接盘P2P的路径。

该负责人也指出,监管在这方面也有准备,合规检查通知发出后,各地也在完善网贷平台退出机制,深圳、北京等地已有退出指引文件。其中均特别强调,良性退出应该是最大限度保障出借人合法权益,需要谨防投机平台打着良性退出的幌子,拖延时间,转移资产,损害出借人利益。

李红燕也表示,随着监管部门各项举措的出台,将对平台良性清退提出更多具体的要求,能更有效保护出借人合法利益。但目前主要还存在两个难题:一个是退出机制不统一,很多退出方案并未得到有效执行和实施;另一方面,由于网贷资产小额分散的特点,同时还要辨识真假借款关系,因此网贷不良资产的处置做起来确实不容易,资产处置的进度将会很漫长。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平台名称 综合排名 环比

版权所有:中证金牛(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ICP证号: 京ICP备12015810号-4